ifyouseeme

【EC】《理智,情感与爱情魔药》——一时脑热特别篇——

莲玖_franKENstein_:

《理智,情感与爱情魔药》
一时脑热的特别篇





《婚前综合症》





“我亲爱的挚友Lehnsherr:
      非常荣幸能收到你的结婚请柬,上头的挪威脊背龙真是可爱极了,虽然她看起来并不怎么喜欢她头上的绒球花冠。
      恕我直言,我没有想到你会走到结婚这一天,Lehnsherr,结婚简直是地狱,难以想象有一个男人每天都对着我卸妆以后的样子,我和他要吃同一锅里的蘑菇汤,我每天都要和他说早安、晚安,谈恋爱时的距离感通通消失不见了,一想到结婚之后,我将会把所有的缺点和不完美的地方都崭露给别人看,我的天,Lehnsherr,我难以忍受那样的婚姻。
      (当然,如果你愿意和我结婚那就另当别论了。)
       我会准时飞往伦敦参加您和Xavier先生的婚礼。
                                                 爱你的,Emma。”


“你不觉得Lehnsherr教授看起来有些不安吗?”Kurt用手肘推了推身边的女孩,Kitty从黑压压的学生群里探出头,在Erik发现她之前又很快将头埋了下去。
“从他午饭时在教师专座收到一封信件之后,他就一直紧蹙着眉头。”
“婚前综合征。”Rogue将脑袋探到了两个人中间:“Logan在给我的信中说,Lehnsherr教授快要结婚了。”
“什么?和谁?很少看到Lehnsherr教授和女教授们走在一起,他对谁的态度都一视同仁。”没错,魔咒课的讲师Erik Lehnsherr教授,数年如一日地穿着他黑漆漆的魔法袍,他经常蹙着眉头,在霍格沃兹魔法学校的走廊里大步跨过,魔法袍被风带起来的时候,会露出他形状优美的小腿。

呃——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来着?Erik Lehnsherr在校就读期间的表现超群,他曾经是格兰芬多甚至霍格沃兹学院史上唯一的一位零失误的守门员,他还是三强争霸赛的奖杯获得者,他是格兰芬多学院的年级长,还是一位过早拿到职称的终极巫师。

还有,他是霍格沃兹魔法学校当代最受欢迎的男教授,没有之一。

……可,一向独来独往的Lehnsherr教授怎么会忽然结婚?
Rogue压低了声音。
“结婚的对象——其实是……斯莱特林的七年级生,Charles Xavier。”
“诶——”
Erik转过身,冲Kurt的脑袋上撇了一块粉笔头。


“给我安静。”
Kurt是斯莱特林的学生,他想起Xavier年级长对他们“禁止在魔咒课的课堂上捣乱”的要求,于是惨白着一张小脸,赶紧闭上了嘴巴。


————

Charles Xavier是霍格沃兹校史上第一位在就读期间担任英国国家魁地奇球队找球手的学生,理所当然地,他在魁地奇世界杯赛事中出色的表现和矫健的身手为他在斯莱特林学院创造了不少偶像效应。蛇院的学生们都以他为自豪,因为Charles Xavier是他们的年级长,但自从这个年级长就职之后,斯莱特林的学生们就必须认认真真地上魔咒课。
Charles Xavier是一个人形咒语百科全书,在五年级,他刚刚担任斯莱特林学院的年级长时,还不懂得这么多整蛊和恶作剧的咒语,一切源于一次郑重其事的谈话。

Erik Lehnsherr委托一名学生知会Charles,在下课后去他的办公室一趟。
斯莱特林的年级长难得在镜子前头转了半天,用清洁咒语将他的长袍整理得干干净净,他甚至还喷了一丁点雏菊味道的香水。当他容光焕发地走进Erik的教职工办公室时,魔咒课教授正坐在办公桌前,黑着他那张本来就很黑的脸。

Charles开始明白这是郑重其事的工作交流而非约会,他脸上的表情几乎一刹那就沮丧了下去。

Lehnsherr教授的桌前没有Charles预想的鲜花与蜡烛,相反地而是一位斯莱特林的新生,他在魔咒课教材上乱写乱画,并且用不可清洗的墨水渍掩盖住了一个十分重要的咒语。这对有一些洁癖的Lehnsherr教授来说是一件难以容忍的事情。

“斯莱特林扣十分。”
Erik Lehnsherr说出这句话的时候,Charles有种恍如隔日的梦境感,就好像眼前的男人还是格兰芬多的年级长,而他还是站在禁书区门口,手里捧着《Lehnsherr攻略手册》的一年级新生。
再怎么说,那都是五年之前,他们刚刚谈恋爱那会儿,时光飞逝如白驹过隙,难以想象五年的时间就这么在打打闹闹中悄无声息地走了过去。


——而他对Lehnsherr的爱意依然热烈如初。



当然,从那以后,Charles会想方设法地用恶作剧咒语惩罚在魔咒课上没有认真听课的学生,用Jean的话说,那只是他因为仰慕Lehnsherr教授而做出的“滥用职权”的表现而已。Charles会将他们挂在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的蛇形吊灯上示众,让鼻涕虫在清晨躺在他们的脸边,或者用咒语松开他们的裤子拉链,无论如何,这位六年级的级长会在这种时候展现出他孩子气的一面。
“有谁敢在魔咒课的课堂上捣乱?你可以试试看!”
他还给每一位一年级新生送了这封只有两句话但却响彻大礼堂的咆哮信,当然连Albus也吓得顿了顿,然后教职工座位上“为老不尊”的教授们都会用揶揄的眼光偷瞄角落里那个脸色铁青的Lehnsherr教授——五年过去了,这位格兰芬多的出色学生及教师,仍旧拿斯莱特林男孩一丁点办法也没有。

当然,被吓得小脸惨白的一年级生们的确不敢在魔咒课上调皮捣蛋了,看来Charles的恶作剧咒语对他们有超乎寻常的威慑力。

可惜在魔法部忙得晕头转向的Logan没有看到这一幕,但他的好朋友Rogue会一五一十地将这些故事写在猫头鹰叼着的信件里。所以Logan时不时也会给Erik写信“询问”他的近况。

诸如“魔咒课的课堂纪律最近不错吧?斯莱特林学院是不是比格兰芬多更加有秩序?”

诚然Erik的回信里,对这件事从来都一字不提。Logan知道,他对Charles有一种悄无声息的纵容和宠溺,像一只巨龙张开双翼,任由调皮的独角兽在它的庇佑之下像只游走球一样撞来撞去。


至于Charles,他不可以用恃宠而骄来形容——因为他从来没有惧怕过Erik,除了在他们过夜之后,年轻的斯莱特林年级长总是揉着腰哼哼着在清晨爬起来赶早课。


毕竟,叫醒一只眠龙是要付出代价的,Erik这样对他说。


————
“Erik Lehnsherr,”他无数次地呼唤拥住他的男人:“你为什么还不和我结婚?”
合法夫妻的身份已经被敲入魔法部的巫师档案库里,就连神秘事务司中,写着Erik和Charles名字的预言球也因为“夫妻”这个身份的形成而被摆放在了一起,Charles已经六年级了,再过一年他就可以从霍格沃兹学校毕业,正式成为一名飞行课的教师。他拒绝了Moria重申了无数次的英国国家队正式找球手职位的邀请,他想和Erik无时无刻地在一起。

对于——“我们为什么还不结婚”这个问题,Erik Lehnsherr一直在找理由搪塞过去。
“你还没毕业。”
“可是我们已经登记合法夫妻了。”

“我是霍格沃兹的老师,而你是学生。”
“可是我们已经登记合法夫妻了。”

“Charles,现在结婚未免太着急。”
“可是我们已经登记合法夫妻了,已经登记了,为什么不结婚?”
“Charles……”

“Erik,”个子长高了的斯莱特林男孩从后面拥住Erik的脖颈,低头看着他在办公桌上用羽毛笔在讲义上标出注释和重点:“你是不是害怕结婚?”
Charles Xavier清楚地记得,他的Lehnsherr学长在听到“结婚”这个词语的时候,原本放松下来的肩膀和后背都绷紧了。于是斯莱特林男孩在Erik看不见的角落里不怀好意地笑了笑,一个星期后,带着绒球花冠的脊背龙的相片,随着猫头鹰的低鸣被送到了Erik朋友们的手中。

“Charles Xavier!”
Erik将Emma寄来的信件拍在了办公桌上,坩埚里头的树罗锅呜嘤一声探出了脑袋。斯莱特林男孩站在桌子前,漫不经心地掏了掏耳朵,他对这种Lehnsherr式咆哮已经习以为常了。

“为什么擅自把我们的结婚邀请函发给我的朋友,还有,为什么我不知道我们要举办婚礼?”

“你现在知道了。”
Charles绕过办公桌,走到Erik的面前抬起头来搂住他的脖子,小幅度地晃动了几下之后,毛茸茸的棕发就戳到了Erik的下巴上。斯莱特林男孩将脸埋在爱人的胸前,带有撒娇意味地磨蹭了两下。

“Erik害怕结婚,但害怕的原因一定不是与我结婚。”Charles的声音不大,但Erik还是悄无声息地微微红了脸。
“所以Erik在害怕什么?”
埋在他胸前的脑袋抬起来,魔咒课教授窘迫地将他鹰隼一般犀利的灰绿色眸子瞥向了一边,他的脑袋里一片空白,但很快一些其实并不必要的问题就开始浮现在他的脑海里——诸如Emma的信件中提到的;婚姻意味着两个人无时无刻都要在一起,甚至于比了解自己还要了解对方,他们将要看到彼此最懒惰或者最差劲的一面。


——Charles Xavier是否还会一如既往地崇拜他?在Charles将自己植入Erik的生活之后,他是否能够忍受自己的刻薄,洁癖,轻微的强迫症,差劲的厨艺,单一的生活轨迹以及穿衣服的品味……


 


“Erik,Erik!我都听见了!”


他怀里的男孩用力地鼓起了脸,然后他将圆滚滚的腮帮子探出来堵住了Erik的嘴唇,他像一只小河豚一样将脸鼓成一个皮球,然后堵住了Erik的嘴巴和鼻子,让他停止呼吸与思考。Lehnsherr教授脑海里那些想法转得越来越快,这让能够摄神取念的Charles听得晕头转向并且哭笑不得。


Erik脑海里像只陀螺一样乱转的自己忽然静止在了原地。


紧接着,Lehnsherr教授张开双唇,露出他很少露出来的,两排整整齐齐的牙齿,对着Charles的鼓鼓的脸颊咬了下去。


“噗——”


斯莱特林年级长像个正在漏气的皮球一样,当他触电般地离开Erik怀里并且捂着脸颊抬起头时,Lehnsherr教授抬起他那灰绿色的眸子意犹未尽地抿起了嘴唇。五年如一日地,Charles的脸颊一瞬间变得爆红,如果这个时候他打开门离开办公室,他一定会踩空并且摔上一跤,如果这个时候他张开嘴说话,他一定会磕磕巴巴难以陈述一个完整的句子。


 


“你都听见了。”


恐婚青年看着他:“你也知道我在担心什么。”


 


“你担心我嫌弃你。”Charles一语中的,Erik被噎得一个踉跄。


“但我是不会取消婚礼的,Erik。”斯莱特林男孩留下这句话,揉了揉脸,然后走着歪歪扭扭的曲线,离开了魔咒课教授的办公室。


 


Erik Lehnsherr站在原地,对着Emma的信件默默无闻。


 


 


————


 


“后来呢?”Kurt和Kitty凑到了Rogue旁边,期望能从她的笔友Logan那里得到第一手的婚礼消息。


“你知道的,上个月——Lehnsherr教授总是在走廊里追着Xavier级长跑的这件事。”


“是啊,我记得,Xavier级长骑着扫帚在学院走廊上空快速地飞。”


 


“Lehnsherr教授起先还是用跑的,后来干脆用了扫帚飞来的咒语,骑着飞天扫帚追出去。好几次他们都这样消失在禁林的上空中。”


 


“这和他们顺利举行婚礼有什么前因后果的关系吗?”


 


“当然有了!”Rogue举起手:“Xavier级长飞的很快,所以Lehnsherr学长追不上他,自然就无法和他讨论取消婚礼的事情。”


 


“……Lehnsherr教授原来有这么幼稚。”


“嘘——”


 


 


————


 


“亲爱的Lehnsherr:


                 伦敦真的太美了。


                 你的婚礼非常特别,我没有想到你这么喜欢Xavier,你竟然骑着飞天扫帚从霍格沃兹追着他一路追来了婚礼现场,你们降落的那一刻所有人都震惊了。


                 哦,顺便一提,我拍了照片。希望你喜欢。


                                                        爱你的Emma”


 


 


“所以,从某些方面来讲。”Erik抚摸着因为他结婚而哭得惨兮兮的脊背龙:“我是被骗婚的,所以——你不要太难过了。”


 


 


你知道的。


脊背龙不想理他。


(而独角兽早就乐开了花)



评论
热度(377)
上一篇 下一篇

© ifyouseeme | Powered by LOFTER